今天是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新法速递

最高法院:当事人不同的另案裁判对本案没有拘束力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8-10     浏览次数:    
【最高法院裁判】

当事人不同的另案裁判

对本案没有拘束力


【裁判规则】

当事人不同、法律事实审理焦点不同的另案裁判,对本案没有拘束力。


【裁判要点】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本案与该案审理范围均涉及到《超级装》栏目问题,但两案就《超级装》栏目审理的侧重点并不一致。本案中,环球公司主张上影厂投播《超级装》栏目构成了根本违约因此其享有法定解除权;另案关于《超级装》栏目的审理侧重于该案当事人之间违约责任的承担问题,两案的当事人不完全一致且对于同一法律事实审理的焦点并不相同。并且环球公司主张对其有利的另案意见仅为审理该案法院的裁判理由而非裁判结果,该案生效裁判文书的形成时间也晚于本案生效裁判文书的形成时间。故该案的裁判对于本案并无拘束力,环球公司以该生效判决作为新的证据申请再审,本院不予支持。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条   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

(一)自然规律以及定理、定律;

(二)众所周知的事实;

(三)根据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

(四)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

(五)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

(六)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基本事实;

(七)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

前款第二项至第五项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反驳的除外;第六项、第七项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1)最高法民申251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北京环球七福广告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

法定代表人:孙茜,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浩鑫,北京市大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上海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

法定代表人:王健儿,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二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上海移动乐广告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蒋玮琪,该公司执行董事。

一审第三人:上海奥杰斯广告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松江区。

法定代表人:顾荣,该公司执行董事。

再审申请人北京环球七福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上海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影厂)、二审被上诉人上海移动乐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移动乐公司)、一审第三人上海奥杰斯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杰斯公司)广告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20)沪民终3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环球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本院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支持环球公司一审反诉请求,驳回上影厂一审全部本诉请求,并由上影厂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原审法院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 环球公司有充分证据证明上影厂存在长期大量“偷播”广告的违约行为,原审法院对此不予认定,明显不当。环球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了2018年2月至2019年1月的串联单和同期央视出具的频道节目监播资料,同时段串联单与监播资料的比对结果足以证明上影厂存在“偷播”广告行为。该违约行为具有隐蔽性、持续时间达一年,其后上影厂在2019年1月利用《超级装》“偷播”广告虽然持续时间25天,但违约行为更严重。根据双方合同约定,包括类似《超级装》栏目中的广告均应由环球公司代理投播,二审法院认为《超级装》不属于环球公司广告代理范围明显错误,环球公司的“偷播”行为导致事实上形成了多家广告代理的局面,使环球公司无法获得市场竞争优势地位,造成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原审法院仅凭环球公司未在2019年1月8日首次致上影厂的《中止代理合同函》中提及其违约行为,即认定环球公司解除合同非因上影厂“偷播”广告行为,明显错误。2. 上影厂无证据证明环球公司同意其“偷播”行为,原审法院以环球公司未就此及时提出异议,并支付第一年度广告代理费认定环球公司对“偷播”行为无异议,明显错误。环球公司希望通过友好协商,给未来合作多保留谈判筹码,虽无书面异议,但多次口头表示异议,从未对上影厂“偷播”广告的违约行为表示认可。二、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沪01民终7354号判决(P13最后一段),认定案涉上海东方电影频道播放的《超级装》属于违约广告,且上影厂在原审中已自认播放了《超级装》,因此其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环球公司的再审请求与理由以及相关案件事实,本案再审审查的焦点为上影厂在协议履行过程中是否构成根本违约以及环球公司是否可基于上影厂的违约行为向其主张违约责任。环球公司主张上影厂未经其同意擅自投播广告属于根本违约行为,使环球公司无法获得市场竞争优势地位,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其有权依法解除案涉协议并要求上影厂向其承担违约责任。本院认为,环球公司主张上影厂未经其同意擅自投播广告属于根本违约行为,其有权要求上影厂承担违约责任的申请理由不能成立。首先,环球公司在《中止广告代理函》《告知函》《解除合同告知函》中,均未提及2018年2月至2019年1月期间上影厂存在未经其同意投播广告的违约行为,且环球公司于2018年底已付清截止2019年1月31日的全部代理费,亦未就上述违约行为提出过异议。其次,环球公司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沪01民终7354号判决(P13最后一段)作为再审新的证据,认为案涉上海东方电影频道播放的《超级装》属于违约广告,且上影厂在原审中已自认播放了《超级装》,因此其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本院认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沪01民终7354号案件的当事人为原告移动乐公司与被告奥杰斯公司,环球公司和上影厂均非该案件的当事人。虽然本案与该案审理范围均涉及到《超级装》栏目问题,但两案就《超级装》栏目审理的侧重点并不一致。本案中,环球公司主张上影厂投播《超级装》栏目构成了根本违约因此其享有法定解除权;另案关于《超级装》栏目的审理侧重于该案当事人之间违约责任的承担问题,两案的当事人不完全一致且对于同一法律事实审理的焦点并不相同。并且环球公司主张对其有利的另案意见仅为审理该案法院的裁判理由而非裁判结果,该案生效裁判文书的形成时间也晚于本案生效裁判文书的形成时间。故该案的裁判对于本案并无拘束力,环球公司以该生效判决作为新的证据申请再审,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环球公司的再审请求与理由,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北京环球七福广告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延忱
审判员 黄 鹏
审判员 郁 琳
二〇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书记员 汤陈**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0553-5862800 18196507275
浏览手机站